名校乃镇国之重器,却沦为职业培训学校,中国的教上海捐卵公司育是怎么了?

11-14已围观评论

  清华博士毕业,却不知自己该从事什么工作?在综艺的舞台带着低调的炫耀之感谦虚的向《奇葩说》导师咨询解问。高晓松看不过去了,直接开怼:

  “名校生走到这里来,一没有胸怀天下,二没有改造国家的欲望,而是问我们你该找什么工作?你觉得你愧不愧对清华十多年来对你的教育?”

  梁植

  许多大中学生甚至年轻职场人士的影子,他们有无数的迷茫:

  我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我不知道该学什么专业?我不知道毕业后读研、出国,还是找工作?我不知道该找什么工作?我不知道该不该换工作、换行业?我不知道该不该辞职创业?

  “清华男神”博士学霸梁植因为问了“我该找什么工作”这样一个问题,就被高晓松等人怒批为“胸无大志”。

  梁植说:自己拥有法律、金融、新闻 ,从本科到博士,名副其实的清华人,可以说跨界人才。但现在即将面临毕业,不知道找什么样的工作,请教三位导师给些建议。

  只看梁植说的这些话,就可以判定他不是个人物。

  其实,梁植这番话说得很矫情,不无炫耀之意。从另一个方面来看,他问的话也问得很低级,至少反映了他是一个低级的人。因为,一个真正的人才,在选择学习一门专业之前,肯定知道自己掌握这门专业之后有什么用;如果费时间学了几门专业之后,还不知道自己学了这些专业干什么,只能说是蠢材。所谓的清华高材生竟是这种人,让人不知道怎么说了。

  高晓松等批梁植胸无大志,说他只想着找一份职业,格局太小。

  从找一份职业的角度来说,我倒是理解梁植。现在这个社会,确实不是仅凭才学就能指点江山的社会;有时候,一个人即使有才华,也未必能填饱肚子。再有才学的人,在这个社会上首先想找一份职业立足,脚踏实地干起,一点都没错。高晓松只不过是小人得志,才有机会这样乱批梁植。试想:高晓松又能为改变这个社会做了什么呢?

  在看《奇葩说》的时候,有一期是“清华男神”博士学霸梁植出场演讲,据说梁植曾是奶茶妹妹的前男友。

  本来很值得期待的,但是梁植刚说完一句话,自己拥有法律、金融、新闻 ,从本科到博士,名副其实的清华人,可以说跨界人才。

  但现在即将面临毕业,不知道找什么样的工作,请教三位导师给些建议。一直笑呵呵的蔡康永老师听到这句话,不动声色地上海捐卵公司按铃淘汰。

  耿直大叔高晓松更是火力全开,他说,你就应了北京的一句老话,“我干什么成什么,我啥也没干,所以我啥也没成。”

  高晓松直言,校长、书记都跟他提到过梁植,自己知道梁植是目前清华最优秀的在校生之一。但是他没有一个胸怀天下,反而格局小到来询问一个职业学校学生的问题,毕业以后找一份什么样的工作?

  高晓松一吐为快,甚至对梁植彻底否定:“一个名校生走到这里来,一没有胸怀天下,二没有改造国家的欲望,在这问我们你该找什么工作? 你觉得你愧不愧对清华十多年的教育?”

  他问了三个让梁植羞愧难当的问题:

  第一,一个大名校是干什么的?

  名校是镇国重器。

  第二,名校毕业是干嘛用的?

  不是用来找工作的,你明白吗?

  第三,名校培养你是为了什么?

  名校培养你,是为了让国家相信真理,这才是一个名校生的风范。

  高晓松还坦言,在清华演讲的时候,他说到

  “人生不只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讲地得自己慷慨激情、热泪盈眶,完了让同学们提问吧。结果学生就问这个问题,我们该去国企还是外企?自此以后,高晓松就拒绝再回母校演讲了。

  在节目《晓松奇谈》,高晓松就炮轰过当今的名校:

  “这不是清华一个学校的问题,而是整个社会的严重问题。我们的大学几年都已经成了职业培训所了。几乎就已经没有什么理想去教你。尤其是名校,名校是镇国重器,名校应该胸怀天下,名校应该纵横四海。”

  学生不好好学知识,逃课兼职,忙着为以后能进大公司,丰满履历。大学教授把学生当成廉价的劳动力,雇佣进自己开的公司,学生都称自己的老师为老板。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大家都急功近利,利益至上,变得越来越现实。

  钱理群教授说过:

  真正的精英应该有独立自由创造精神,要有自我的承担,要有对自己职业的承担,要有对国家、民族、社会、人类的承担。

  现今,清华学霸博士梁植学富五车,只为了找一个安身立命的工作,温饱自己的胃。而在上上海捐卵公司个世纪面临国难当头的清华学子,又有着怎样的情怀?

  回到壹玖贰伍年左右,当时清华研究院享誉中外,而被后世广为流传的“四大导师”分别是:王国维、梁启超、赵元任、陈寅恪,每一位都是才高八斗、德才兼备、国之栋梁。

  当时的李济贰柒岁,李济排列第五,是最年轻的讲师,这个举世无双的团队,也就仅这五位学者。他是后来留学回国后加入的。

  年仅李济贰柒岁,与梁植同岁,他以《中国民族的形成》这篇凝聚三年心血的论文,获得哈佛大学人类学博士学位,是第一位获此殊荣的中国人。他旋即收拾行装,踏上了归国之路。

  从徐志摩在哥伦比亚给李济的信中可以看出,这个被徐志摩称作“刚毅木内,强力努行,凡学者所需之品德,兄皆有之”的老兄,心中装填的是“新文化,科学救国,振兴民族”等一类的理想和抱负。

  这一鲜明的时代特征,正如若干年后李济所说:

  “那时的留学生,没有一个人想在美国长久地呆下去,也根本没有人想做这样的梦。那时的留学生,都是在毕业之后就回国的。他们在回国之后,选择职业的时候,也没有人考虑到赚多少钱和养家糊口的问题。我就是在当年这种留学风气之下,选择了我所喜爱的学科——人类学。”

  施一公教授

  现在这个浮躁的时代,只有数字才能体现你的身份地位。人一开口就是:你做什么工作?你几岁了?你工资多少?你存款多少?你有几套房子?你有几辆车子?你有几家公司?你有多少员工……

  我们追求等级的越来越来多,追求真理的越来越少;讲求薪资待遇的越来越多,进求人生理想的越来越少;谈车子房子票子的越来越多,谈诗和远方的越来越少。

  每个人都想当大官,当企业家,当明星,赚大钱;而想当科学家,当艺术家,当思想家的人越来越少,因为不赚钱,没地位。

  西湖大学

  第一,培养学生创新意识。

  著名科学家钱学森曾感慨地说,我们的教育不是在培养人才,我很担忧。

  要知道发达国家的大学生创业率达百分之二十多,可我们的大学生呢,创业率不到百分之一。就在大洋彼岸上海捐卵公司的美国,无论比沃尔盖茨还是扎克伯格,都在大学教育时期,坚持创业,探索出了创新创业改变世界的新天地。

  为什么我们国家高等教育人才创业率这么低?关键是不知道在哪一方面去创业,根本找不到新路子,因此大都选择了去打工。就连清华北大的学子,也对毕业以后找什么工作而感到困惑。

  答案就是创新,唯有创新才有出路,如果还抱着过去的陈旧观念,考大学——考好大学——找好工作——有好生活,这条路基本上走不通了。因此才有了清华生毕业后去卖猪肉,北大毕业生去种菜,这些看起来“丢人现眼”的事,其实这正是市场所逼出来的。

  培养学生的创新、创造能力,而不仅仅是局限在功利教育,才是一个民族和社会救赎的希望。

  第二,树立终身教育理念。

  “终身教育”这一术语自壹玖陆伍年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主持召开的成人教育促进国际会议期间,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人教育局局长法国的保罗·朗格朗(Paul Lengrand)正式提出以来,短短数年,已经在世界各国广泛 。

  保罗·朗格朗说:“终身教育所意味的,并不是指一个具体的实体,而是泛指某种思想或原则,或者说是指某种一系列的关系与研究方法。概括而言,也即指人的一生的教育与个人及社会生活全体的教育的总和。”

  现在很多高校生,只要完成学业,拿到毕业证书,找到一份好的工作,就算万事大吉了。但其实未必,现在是贰壹世纪信息经济技术爆炸的时代,如果你停止学习,很容易让自己的知识固化,从而被社会淘汰。所以树立终身教育的理念必不可少。

  终身教育固然要重视使人适应工作和职业需要的作用,然而,这决不意味着人就是经济发展的工具。除了人的工作和职业需要之外,终身教育还应该重视铸造人格、发展个性,使个人潜在的才干和能力得到充分的发展。

  第三,人文主义教育思想。

  现代人文主义教育思想是贰零世纪陆零、柒零年代盛行于美国的一种教育思潮。它尊重学生的价值、自由、道德、理性、情感,培养健全的人格,以人的“自我实现”为最终目的,推崇人的上海捐卵公司个性和谐发展。

  正如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所言:“教育意味着,一棵树撼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颗心灵唤醒另一颗心灵。”

  雅斯贝尔斯认为,学生仅仅获得知识是不够的,他们还应成为“全人”。他提出,要改善学生的人性,这种人性包括倾听别人的观点、从别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诚实、守纪律、言行一致等。总之,要对学生进行全面的教育,也就是精神的培养。这种教育,它是一种广义的文化教育,是整个人的教育,是一种最广泛意义上的教育。雅斯贝尔斯认为,教育是“归属于所有人的事业”。

  哈佛大学法学院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关注我

图文推荐